□晨報記者 程 艷 綜合報道
  美國國會眾議院授權議長、共和黨人博納起訴總統奧巴馬一事取得新進展,眾議院25日宣佈已聘請一家美國律師事務所為院外法律顧問,代表眾議院起訴奧巴馬,律師費將不超過35萬美元。
  [有先例嗎] 眾院機構性起訴總統尚屬首次
  美國總統在任內有豁免權。但是對於刑事案件和超出總統行政職責範圍的爭端,總統無法獲得豁免。
  眾議院7月30日以225票贊成、201票反對的表決結果通過一項由共和黨提出的議案,正式授權博納以奧巴馬或其他行政部門官員履職與憲法規定不一致為由提起訴訟。
  美國曆史上發生過好幾次眾院議員以個人或者團體的名義起訴總統的事情,但像這次美國國會眾議院機構性地起訴總統,在歷史上尚屬首次。按照美國總統的繼承順序,擔任眾議院議長的博納被稱為美國政壇“第三號人物”。
  巴爾的摩大學法學院查爾斯·提弗爾教授表示,歷史上最接近於此的事件,應該是上世紀70年代“水門事件”時,美國參院“水門事件委員會”起訴時任總統尼克鬆,要求他交出水門事件相關錄音帶和文件資料。
  威廉瑪麗學院的尼爾·德文斯也指出,之前發生過一些參院委員會和高級別行政官員之間的訴訟案,但和此次事件級別類似的還沒有。
  [為什麼起訴] 奧巴馬被指“已經走得太遠”
  民主黨人奧巴馬成為總統之後,美國國會中共和黨、民主黨的鬥爭愈發激烈。
  博納在2011年就任眾議院議長時,就誓言在醫療改革、消費、稅收以及其他奧巴馬取得成就的領域上戰鬥到底。
  2012年底,博納指責奧巴馬將美國經濟拖入“財政懸崖效應”之中。博納在國會山接受訪問時批評奧巴馬,“沒有什麼可彙報的,因為沒有什麼進展可以說。總統有意地採取了一種戰略,慢慢將我們的經濟推向財政懸崖的邊緣。”
  直到2013年10月,博納和奧巴馬進行會談仍未就重開政府與債務上限問題達成一致意見。2013年10月,由於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尚未解決新財年的政府預算分歧,聯邦政府的非核心部門臨時關閉。
  進入總統第二任期以來,由於重大改革遲遲難以通過國會落實,奧巴馬不得不頻繁通過簽署行政命令的方式推進改革,此舉受到了共和黨的猛烈抨擊。按照後者的說法,奧巴馬“罪行”纍纍:醫改法案中,“不忠實”履行法律權限,隨意推遲購買醫保時限;與塔利班“換囚”事件中,未按法律規定提前通知國會,私自拿國家安全冒險……
  博納多次表示,他決定起訴總統並非出於一黨私利,而是為了捍衛憲法權威。“授權博納起訴奧巴馬”議案發起人之一、眾議院法規委員會主席薩森斯數次強調,奧巴馬“已經走得太遠”,無視憲法的要求,選擇性執行法律。
  [背後政治目的] 共和黨為中期選舉謀選票
  博納是國會共和黨保守派領袖,以堅持原則和擅長協調聞名。2010年中期選舉中,作為少數黨領袖的他曾帶領共和黨一舉奪回63個席位,讓共和黨一舉翻身。但是,此後的三年多,共和黨在國會眾議院再無重大建樹,還屢屢遭行政當局的越權“欺負”。
  蟄伏半年後,博納再次尋機出山。與上次相比,此次更加“師出有名”——指責奧巴馬“破壞憲法、法律、權力制衡體制”,維護憲法權威。同時,為了既避開參議院民主黨團的鋒芒,又讓奧巴馬時時刻刻感受到司法程序的夢魘,博納選擇了拉長戰線、用鈍刀殺人的“起訴”方式。
  11月美國將迎來國會中期選舉,路透評論稱博納選擇這個時間點提出訴訟,共和黨有機會獲得更多選票。
  民主黨人,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佩洛西說這是博納耍的政治把戲。白宮新聞官厄內斯特也表示:“共和黨立場又提升到了新的高度。”“他(博納)要用納稅人的錢起訴他們選舉出來的總統,我認為絕大多數美國人不會同意。”
  不過,共和黨此舉也有風險。如果操作不當,共和黨有可能反受其咎,激怒民主黨支持者紛紛出來投票。所以究竟後續影響如何,還未可知。
  [要花多少錢] 總體費用不超過35萬美元
  眾議院行政委員會主席康迪斯·米勒8月25日發表聲明,表示她已簽署一份聘請美國貝克豪斯律師事務所為院外法律顧問的合同,由該律所代表眾議院起訴奧巴馬。
  根據合同規定,眾議院在訴訟期間支付的律師費價格為每小時500美元,但總體費用不得超過35萬美元,合同到期時間是2015年1月,眾議院不負責與訴訟工作無關的餐飲和交通費。律所則必須每月向眾議院提交一份詳盡的訴訟支出報告。
  此外,合同明確規定,沒有眾院許可,律所合伙人和員工不得就訴訟發表任何聲明或接受記者採訪。
  [國際觀察]
  幾乎沒有法院願意介入政治派別之間的權力鬥爭
  即使告贏了,對奧巴馬影響也不大
  □晨報記者 程 艷 綜合報道
  雖然眾議院已經聘請法律顧問,但博納與奧巴馬是否真的“在法庭上見”還很難說,聯邦法院很有可能選擇不立案。即使博納成功立案並勝訴,對總統奧巴馬來說,也不是特別嚴重的事。
  聯邦法院很有可能不立案
  在過去幾十年裡,有數位眾院議員曾就短命的“1996年擇項否決法案”起訴時任總統克林頓,還有一些議員就克林頓保護河流的行政命令向他發起過訴訟。2011年,時任俄亥俄州民主黨眾議員丹尼斯·庫西尼奇控告奧巴馬轟炸利比亞。這些控告都因為所謂的 ‘缺乏法律地位”而被法庭拒絕受理。
  正如美國國家憲法中心的萊爾·丹尼斯頓總結的那樣:“眾院議員曾經多少次想要起訴行政分支,認為後者幹了這樣那樣有損眾院意志的事情。然而他們總是禮貌地被法院拒之門外。”
  國家憲法中心的傑弗里·羅森解釋說,一方面,美國法院只有在原告因被告的行為而產生了某種損失時才會受理。所以,法院需要先審查奧巴馬的行為是否對眾議院造成了損失,就事件本身而言,奧巴馬濫用行政權,最多是侵害了國會的司法權,並未對眾議院造成損失。
  另一方面,法院非常不願意介入政治派別之間、總統同國會之間的爭議。法院認為,眾院要“懲罰”行政分支,完全可以“自食其力”——國會可以通過立法手段,削減政府開支,甚至彈劾總統。有法律專家認為,幾乎沒有一家法院願意直接卷入美國政壇頭號人物與三號人物的“權力鬥爭”。
  奧巴馬當年的老師、哈佛法學院的勞倫斯·卻伯還指出,即使立案,奧巴馬和眾院議員都不用出庭。
  民主黨擔心總統遭彈劾
  如果博納成功立案並告贏了奧巴馬,會有什麼樣的結局呢?這取決於博納具體要告什麼。
  眾院要告奧巴馬的事情鬧了很久,直到今年7月12日,博納才在一份聲明中點明,奧巴馬未經國會同意便擅自修改醫療法律取消了“雇主支付令”,並對違反者進行處罰的做法侵犯了憲法賦予國會的權利。《華爾街日報》分析稱,在這起訴訟中,美國衛生部長西爾維亞·馬修斯·伯韋爾更有可能成為被告。
  即使眾院最終排除萬難,最終告贏了,對於奧巴馬來說,也不是特別嚴重的事情——他唯一需要做的,是恢復自己之前取消的“雇主支付令”。而且奧巴馬完全可以拒絕執行。
  所以與起訴相比,民主黨最擔心的是共和黨下一步會發起對奧巴馬的彈劾。
  [當事人回應]
  博納:沒打算彈劾奧巴馬
  不過,無論訴訟結局如何,博納表示都沒有彈劾奧巴馬的意圖。7月29日,博納公開表示,眾院共和黨人要彈劾奧巴馬的說法是“白宮那些民主黨人自己編造出來的謠言”,“我們並沒有下一步計劃”。
  共和黨前副總統候選人莎拉·佩林以及其他一些共和黨人曾經呼籲彈劾奧巴馬。不過博納多次公開強調,他不同意佩林等人的主張。
  不過一些民主黨人認為,不可以掉以輕心。奧巴馬顧問丹·菲佛表示,共和黨要起訴奧巴馬這件事情本身,就證明瞭他們完全有可能走上彈劾總統的道路。
  美國民調顯示,雖然58%的受訪民眾對奧巴馬處理外交問題的方式感到不滿,過半民眾都認為奧巴馬已經削弱了這個國家,但只有35%的美國人希望奧巴馬被彈劾。
  奧巴馬:我的任期只剩幾年了
  一開始,奧巴馬的表態都很輕鬆,似乎不拿它當回事兒。7月初他曾公開表示:“那就起訴我吧。”
  奧巴馬說:“博納的做法非常令人失望。你用納稅人的錢控訴我,只是因為我做了分內之事,但同時你自己玩忽職守。與其浪費時間和金錢製造一些政治噱頭,不如和我一起共同建設美國。”
  7月30日,眾議院投票通過議案,正式授權博納提起訴訟。看到眾院“來真的”,奧巴馬的措辭明顯軟化。奧巴馬錶示,希望共和黨人停止“發瘋”,停止“仇恨”,“希望國會幹好自己的工作,讓美國人的生活變得好一點,而不是起訴我”。
  “我知道你們(共和黨)對我當總統感到不高興,但是沒關係,我的任期只剩幾年了……然後你們就可以生下一任總統的氣了。”  (原標題:美國會眾院宣佈聘請律師狀告奧巴馬)
創作者介紹

安志杰

pi53pivrt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